电话:136—88888888

您的位置:主页 > 侦探案例 >
上海市私家侦探

忍着肚子痛给婆婆做饭,她竟到处说我不孝

  李涛见到我便笑嘻嘻的说道,“你还生气呢,小宁,再生气就不漂亮了。”

  他说着要过来抱我,被我一脚踢开。

  西安侦探婚前这个男人对我百依百顺的,可是新婚才一个月,就合着他的父母给我整出一出大戏。

  早餐都没吃,我直接从家里走出去,赶着要上班,李涛追了出来,硬是要送我去上班。

  他的公司跟我的是相反的方向,平时早上,我都是自己挤公交上班,他开车去公司,晚上他去接我下班。

  “小宁,上车啊,我送你去。”他开车追我,正是早高峰的时候,车多,我怕再出什么事故,只好坐进车里。

  他以为我原谅他了。

  一路上跟我聊天说笑,我只顾着刷手机,不搭理他。

  来到公司,见到韩熏,她和我一个办公室的,坐在我对面,我和她很熟,她比我年长十岁,平时我喊她韩姐。

  “昨晚没休息好吧,看你这两熊猫眼。”韩姐一见到我,就忍不住吐槽。

  我想起昨晚的事,心中十分苦涩,敷衍的笑了笑,“失眠了。”

  她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眼霜递过来,“这个效果很好的,你拿去用吧,年轻人以后要少熬夜,到了点就要睡觉,不然熬过点了,就不想睡。”

  我感激的收下,韩姐平时对我不错,就像是亲人一样。

  我俩正说话,主任手里拖着一堆文件啪的一声,摔在我面前的桌子上。

  我立刻站起来,主任什么时候进来的,我竟然不知道。

  “主任”

  他十分生气,劈头盖脸的先狠狠的批评了我一顿,我才知道昨晚上我加班录入电脑的那些数据,都是错的。

  导致打印出来的文件全都不能用。

  “年底了,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不准再出错,还有这些,今天你必须重做。”

  主任走了之后,我急忙打开电脑,查找错误,重新的录入。

  我是个办公室文员,其实就是打杂的,在公司算是最辛苦的,工资却垫底。

  韩姐安慰我,年轻人哪有不出错的,让我不必将主任的话放在心上。

  我点点头,重新静下心来工作。

  忙了整整一上午,我才将错误弥补过来,中午下班,我胃疼,这才想起来到现在还没吃早餐。

  我正要去吃饭,手机彩铃响了起来,电话那头,李涛声音焦急,“快回家,妈肚子痛不舒服,你去看看,我在上班走不开。”

  我一听,婆婆不是在老家吗,怎么会在我家。

  我问李涛怎么回事,他支支吾吾的让我先别管那么多,先去看他妈。

  我打车回家,刚进小区,远远的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。

  等我走近了,才看清楚,人群中间,躺在地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婆婆。

  她穿着老家的衣服,不做修饰,看起来就像是个本分的农村老人。

  周围的人在不断的议论着,“这是谁家的老人啊,怎么就让她躺在这里。”

  “我看着肯定是孩子不孝顺”

  “这老人不是说自己的儿子住在小区里面,我看就是儿媳妇不孝顺”

  那些议论声传到我的耳朵里,我无比委屈。

  婆婆怎么会躺在这里,我真是不知道。

  想起李涛说她肚子痛,我管不了别人的议论,挤进人群中间,扶起婆婆,“你生病了,我送你去医院吧。”

  婆婆闭着眼睛,听到我的声音,睁开眼睛,说道,“不用了,你扶我回家休息一会就好了。”

  我无奈起来,有病要去医院,这可耽误不得,回家休息能治病吗?

  “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,你身体不舒服,不能耽误了。”

  婆婆却倔强的就不去医院,说完又躺在地上,不肯起来。

  看热闹的人太多,他们对我各种指责,在他们眼里,婆婆不肯起来,都是我的错。

  我只好妥协,说带她回家,婆婆一下子就自己站起来,拍拍衣服上的灰尘,跟着我走了。

  结婚的时候,她来过这里,这次是第二次来。

  她坐在沙发上,打量着四周的一切,缓缓的说道,“还是住在这里舒服。”

  我给她倒了杯热水,让她暖暖身子。

  她嫌弃的看着我,“这水太烫,你吹凉了给我。”

  “妈,你不是肚子痛吗,不能喝凉的。”

  婆婆眼珠子转了两下,“现在好些了,你先给我弄点吃的来。”

  我开了冰箱,从里面挑了些芹菜,跟西蓝花。

  她肚子痛,最好少吃油腻的,我特意炒了两个青菜,做了一碗鸡蛋汤。

  我将做好的饭菜端在桌子上,喊她吃饭。

  做好这一切之后,上班的时间到了,我解下围裙,对婆婆说道,“你先吃吧,我还要去上班,不陪你一起吃了。”

  快到公司了,我胃疼的越发厉害,额头上渗出了汗珠,我只好去街边上,买了个鸡蛋灌饼。

  一边走一边啃到了公司。下午又是忙得连轴转,下班的时候到了,我感觉眼前都是黑的。

  韩姐看我虚弱不堪,给我泡了一杯红糖水,“最近工作太忙了,你更得注意身体,多吃点有营养的。”

  我喝下红糖水,感觉好多了。

  外面的天黑了,我站在公司门口,等李涛来接我。

  可是等了好久,他都没来。

  我拿出手机打了过去,李涛告诉我他在家,“妈不舒服,我在照顾她,你自己打车回来吧。”

  挂断电话,迎着冷风,我走到马路对过。

  时间太晚,出租车也少了,在冷风中我站了半个小时,才拦下一辆出租车。

  回到家,我拿钥匙开门,客厅里,婆婆坐在沙发上,双脚泡在足浴盆里。

  李涛蹲在边上,正在给婆婆洗脚。

  听见开门的声音,他头也不抬的埋怨道,“你怎么才回来,我有事跟你商量呢。”

  我又累又困,直接回到主卧,李涛的枕头跟被子都回来了,放在床上。

  我这才想起,中午回来开了主卧的门,走的时候忘记锁了。

  过了一会李涛进来,求我说道,“我妈在这呢,咱俩别闹了,我先回来睡。”

  我想了想也是,婆婆来了,就先算了。

  “你不是有事跟我商量吗?”我问道。

  西安市私家侦探李涛点点头,“是这样的,等咱们将来存了钱,就先给我那弟弟买套房子。”

下一篇:没有了